首页  >   政法  >  正文

退休官员承认存折是真的,钱是母亲卖茶楼的钱

7月21日,黑龙江省大庆市纪委公号“廉洁大庆”发布通报称大庆市政协原副秘书长崔振生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大庆市纪委纪律审查。实际上,近一个月前,大庆市让胡路区法院审理的一起民事案件,作为被告的崔振生就已经进入公众视线,其被大庆商人符军起诉的理由是“借”走价值百万的美玉不还,同时还被爆出名下银行账户存款金额超过1600万元……崔振生和符军关系不错的朋友为何对簿公堂,谁是最佳损友?

>>起诉

借玉不还” 大庆退休官员被告上法庭

华商报记者梳理发现,崔振生,1951年3月出生,户籍所在地为大庆。曾任大庆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大庆市人事局局长,2008年从大庆市政协副秘书长职务退休。

7月9日,华商报记者从大庆市让胡路区法院证实,符军诉崔振生案的确在该法院审理,但具体案情不便透露。

退休官员承认存折是真的,钱是母亲卖茶楼的钱

大庆市让胡路区法院受理案件通知书

据了解,该案是大庆商人符军起诉崔振生“借”走其一块价值百万的玉多年不还。网上爆出的案件起诉书显示,符军称,2000年前后投资100多万元购买了“人参如意翡翠”摆件。2014年9月,崔振生在符军办公室内看到这个摆件,遂提出“借”走摆件,放在家里“养”一段时间,符军随即同意。但符军后来要求崔振生归还,对方却一直不予归还。2019年5月27日,符军向让胡路区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崔振生归还这件翡翠摆件,让胡路区法院同日受理立案。

符军此前接受媒体采访表示,那个摆件有30多斤,中间是个大人参,它是整体玉刻的摆件。2014年,崔振生来自己办公室喝茶的时候看到,当时说拿去“受受香火”,但此后一直没有归还。

符军承认和崔振生曾经是关系不错的朋友,他借给崔振生一间房子作为办公室,双方关系破裂后,崔振生后来搬离。符军回忆称,工作人员在清理打扫房间时,在崔振生使用的一个橱子里发现了三个笔记本和大量银行存折等金融单据。

退休官员承认存折是真的,钱是母亲卖茶楼的钱

崔振生名下存折

退休官员承认存折是真的,钱是母亲卖茶楼的钱

封面印有“领导干部学法笔记本”内记录了20多个银行账号及金额

退休官员承认存折是真的,钱是母亲卖茶楼的钱

崔振生手写账户

退休官员承认存折是真的,钱是母亲卖茶楼的钱

崔振生手写账户

退休官员承认存折是真的,钱是母亲卖茶楼的钱

崔振生手写账户

连日来,华商报记者多方联系符军,但其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华商报记者对比发现,符军提到的笔记本和存折等就是网上爆出的崔振生的问题证据。其中一个封面烫金印有“领导干部学法笔记本”内,记录了20多个银行账号及金额,标注有“本人名”及多个其他人名的银行账号,其中有8个存折的银行账户名为“崔振生”涉及存款金额560万元;另有6个在其他人名下的存折账号金额为170万元;还有8个未注明用户的账户存折涉及存款920万元,总存款金额超过1600多万元。另有多份金融单据上登记有崔振生的身份证号。

>>案中案

“要我还钱,必须先将我的车返还给我”

华商报记者检索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符军在经营公司过程中,因为借款贷款等多次成为被告。

退休官员承认存折是真的,钱是母亲卖茶楼的钱

2017年11月7日大庆市让胡路区法院民事判决书

大庆市让胡路区法院(2107)黑0604民初3312号民事判决书显示,原告崔振生住大庆市萨尔图区,被告符军住大庆市让胡路区。2017年6月,该法院就崔振生诉符军民间借贷纠纷一案立案后进行了审理。原告崔振生诉称,2015年至2016年期间,被告符军因公司资金周转困难,累计多次向崔振生借款82万元,2016年5月29日出具了一张欠条,双方约定2016年底偿还,但逾期后崔振生多次催还,符军一直未予清偿。

符军当庭承认借款和欠条属实,也收到借款,“但我有一台克莱斯勒轿车在原告处4年,一直没有返还给我,还有2万元的违法没有处理。”符军辩称,他与崔振生是关系特别要好的朋友,在这82万元借款之前,他曾为崔振生花了近50万元,还送给原告一件价值100万元的玉器。“如果要我还钱,原告必须将我的车返还给我,并支付车辆使用费。”

让胡路区法院审理认为,合法的借贷关系受法律保护,原被告双方对借款无异议,被告从原告处借款有出具的欠条为凭,足以证实借款事实,被告应履行偿还借款的义务。2017年11月7日,法院依据《合同法》第206条之规定,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规则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被告符军在判决生效5日内向原告崔振生一次性给付本金82万元,并支付自2017年1月1日起至实际给付时止每年6%的利息。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义务,应依照民事诉讼法第253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利息。此外,案件受理费6000元由被告承担。

>>回应

承认存折是真的 钱是母亲卖茶楼的钱

日前,华商报记者注意到有网帖举报崔振生涉嫌贪腐,华商报记者通过多个渠道联系采访崔振生未果。

今年68岁的崔振生日前接受媒体采访回应网络质疑时承认:“他公布的存折都是真的,那些东西(笔记本手写账本)都是有出处的,我家(老太太)以前经营过茶楼,后来年纪大了,就把茶楼处理不干了,那个钱就是处理茶楼卖茶楼的钱。”崔振生称转让茶楼款750万元,所谓的1600万元总金额为反复计算。茶楼的房子是自己弟弟建的,买茶楼的房子是自己女儿的名字,产权是自己女儿的,后来老太太年龄大了,茶楼就处理掉了,那些钱都是茶楼处理的钱。一开始卖茶楼的钱,都是在别人名下的,后来有一部分逐渐变成了自己的名。

崔振生还澄清说,是符军编出了一个翡翠件,就是编个故事来起诉自己,其实并没有那块玉,还说当时和自己一起喝茶的人看见自己拿走了,当时自己根本就不认识,连面都没有见过,怎么能和他们一起喝茶呢。

>>庭审

借车使用与借贷案无关 法院不支持抗辩

华商报记者特别注意到,在崔振生和符军的这起民间借贷案中,被告提到的所为何事为崔振生花了去近50万元,法院审理中并未涉及。至于符军辩称崔振生借车不还问题,法院审理认为,符军要求返还车辆和使用费的抗辩主张,因为与本案借贷无关联性,遂不予支持。至于那件价值100万元的玉器,符军当庭辩称是送给原告崔振生,这和如今已立案待审的“借玉不还案”中前后说法大相径庭,究竟是“送”还是“借”,以及“送”“借”行为发生在崔振生任职时期还是退休后,目前仍是一团迷雾。

崔振生和符军之间谁是最佳损友,两个好朋友为何反目成仇?围绕着两人之间 “借款、借玉、借车不还”等连环案,加之目前崔振生涉嫌严重违纪被查,引爆舆情背后或牵扯出更多的不法违纪大案线索,公众有理由相信大庆市让胡路区法院在此次审理“借玉不还案”时能彻底查清。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版权声明   招聘信息   人员查询   广告服务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视点周刊报道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视点周刊报道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 小时内删除。联系电话:18604936267

备案号: 苏ICP备1403106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