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正文

致敬!98年参加抗洪,年初奋战“火神山”,如今他又守在大

7月12日,44岁的夏德勤已经在武汉长江边的武金堤上驻守了整整7天7夜。只要在值班,他几乎就在行走。无论白天黑夜、烈日暴雨,他一天最长行走距离16公里,步数超过15000步,脸上、身上已晒得黝黑。

22年前,刚从部队退伍的夏德勤参加了1998年的抗洪;半年前,作为中建三局二公司建设者的他,参与了火神山医院的建设维保;近日,面对着日趋紧张的汛情,他再次请缨一线,驻守武金堤:“风浪再大,我会拼尽全力守住大武汉。”

夏德勤

夏德勤所在的中建三局二公司防汛抢险突击队,负责的是武金堤上石咀村旁标段为61+000至61+500这500米堤坝。7月6日清晨,刚接到守堤任务,他简单收拾了两件随身衣物,便直奔堤坝。戴上草帽,穿上救生衣和套鞋,拿着竹竿,他迅速走上了武金堤的内堤。

就算是巡堤,也绝对没那么容易。“巡堤绝不仅仅是来回走路那么简单。”7月10日中午,夏德勤对科技日报记者说。他与两名同事一起走在斜坡坡度大约45度的内堤上,不断用竹竿检测堤坝是否有漏洞、裂缝,或者钻进半人高的草丛中,观察水面是否有漩涡、纹路。气温高、湿度大,不一会儿夏德勤已汗流浃背。

但这算是他巡堤日常里“轻松”的一次。下雨时,他与同事需要穿上过膝的雨衣,体感更加闷热。一趟走下来,衣服外侧是雨水、内侧是汗水,里外全是湿漉漉的,呼吸都感觉透不过气。更加危险的是,雨天里堤坝上的青苔会长出来,坝上变得又湿又滑,稍不留神就是一个踉跄滚落在地。“只能拿着竹竿,一步一步慢慢走,感觉像在走钢索一样。”夏德勤说。

7月11日,夏德勤(中)、罗立安(右)、章精阳(左)巡堤

巡堤需要24小时不间断。夏德勤说,晚上巡堤,必须三个人并排走,或者“品”字形前进,以免困意来袭落入水中。“我们必须一边关注着堤坝上的风吹草动,一边不断讲话。我们会聊以前抗洪的故事,聊火神山医院那会发生的事,强行让大脑保持清醒。”

夏德勤和同事每8个小时换一次班,每天值班一到两轮,每半个小时需要在500米的负责区域内来回一次,相当于一天行走8公里到16公里。

看着日益升高的江面,夏德勤内心也愈加紧张,但他却丝毫没有退缩:“我不是第一次见证这样的场面了。”

1998年,刚从部队退伍的他加入中建三局二公司保卫部的应急队,参与了抗洪。他曾三天三夜守在武汉江夏区花莲湖和斧头湖大堤上。当时,堤坝最薄处只剩一米,随时有溃堤风险。他嫌运输沙袋的小船太慢,跳入江水里,搬运沙袋、加固堤坝,终于战胜洪水。

夏德勤在火神山维保(资料图片)。

夏德勤在火神山医院(资料图)。

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突至,他第一时间奔赴火神山医院施工现场,从大年三十加入建设大军,到后期留守医院参与维保。直至医院关舱,他才走下岗位。从此,身边同事都佩服地喊他“老班长”。

“也许是因为当过兵,内心总有一种血性。”夏德勤说,所以每次遇到危机,他总是会不顾一切冲上“战场”。面对暴雨狂风,他内心坚定:“每一次危机都会让城市应急抢险能力进一步提升。历年的洪灾、这次的新冠肺炎疫情我们都过来了——我们大武汉没有什么事是挺不过去的。”

来源:科技日报 文中图片来自长江日报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视点周刊报道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视点周刊报道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 小时内删除。联系电话:18604936267

备案号: 苏ICP备1403106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