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要案  >  正文

驻马店“少女为父子生三孩”案终审宣判

河南驻马店女子小沫(化名)14岁走失,在家人的生活中消失了6年才被找到,但她此时已为一对父子生下3个孩子。这起强奸案备受关注,华商报记者从小沫的代理律师赵良善处获悉,6月10日,该案终审宣判。小沫的母亲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时说,对判决结果感到不满意,三万多元的赔偿连一年的生活费都不够,以后的日子怎么办?

2012年5月前后,14岁的小沫在与哥哥发生争吵后夺门而出,此后再无音信。2018年1月,小沫的母亲李艾玲(化名)在驻马店市某小区外贴传单时,意外发现了小沫,从而得知她已经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并精神分裂。李艾玲报警后,警方经过亲子鉴定确认,小沫的三个孩子中,老大系她与当地一名60岁男子郑某敏所生,另有一对双胞胎系她与郑某敏的儿子郑某牛所生。

驻马店“少女为父子生三孩”案终审宣判,主犯判15年,受害人想要抚养权:当地人都知道这事,娃长大后咋做人

小沫被找到时精神不正常

2019年5月29日,驻马店市驿城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强奸罪对郑某敏提起公诉,郑某牛则被鉴定为 “作案时符合精神分裂症诊断标准”,另案处理。2019年10月31日,该案在驿城区法院一审开庭。2020年1月20日,驿城区法院一审以强奸罪判处郑某敏有期徒刑15年,并判令郑某敏赔偿小沫经济损失32297.94元。郑某敏不服提出上诉,6月10日,驻马店中院在二审裁定中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2020年6月10日上午10时,在驻马店市中院第五审判庭,二审法官宣读了判决书,附带民事诉讼。原告母亲及代理律师赵良善、被告人郑某敏的辩护人到庭,因受疫情影响,对被告人郑某敏进行远程视频宣判。终审判决结果是驳回上诉人郑某敏上诉、维持原判。终审判决认定:因郑某敏犯罪情节恶劣、后果严重,原审法院判处15年有限徒刑适当;郑某敏为涉案强奸罪的主犯、郑某敏的儿子郑某牛为从犯;针对郑某敏虐待、非法拘禁以及对郑某牛的处理因公诉人未提起公诉,法院不审理,如受害人认为存在漏诉,可就漏诉部分向相关机关提起控告。针对孩子的抚养权及受害人后续产生的赔偿费用,受害人可另行起诉。

宣判后,作为受害人小沫的代理人赵良善当庭向二审法官提出的疑问是:孩子的抚养权为何未处理;既然认定了郑某敏的儿子郑某牛为本案的从犯,为何未郑某牛进行审判。二审法官对附带民事诉讼代理律师赵良善提出的疑问当庭进行了判后答疑。

驻马店“少女为父子生三孩”案终审宣判,主犯判15年,受害人想要抚养权:当地人都知道这事,娃长大后咋做人

小沫患有精神分裂症

小沫的母亲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时也特别强调了三个小孩的抚养权,“不管怎么样孩子是无辜的,我不希望孩子在那样的环境下生活,当地人都知道家里发生的事情,让娃长大后怎么抬头做人,怎么在社会上生活,岂不是彻彻底底地毁了吗?再说了小沫是孩子的母亲,抚养孩子也是合情合理的事情,我们也会全力以赴帮忙把孩子抚养成人。郑某敏没有送进去之前,我去郑家看过孩子,虽然三个娃都有低保,但是生活过得很一般,毕竟一个60多岁的老婆子带三个娃,再加上家里的变故,娃的生活肯定好不到哪里去。小沫患的精神分裂症有时候意识清楚,有时候意识模糊,在意识清楚的时候,我也会问一些娃娃的事情,小沫说第一个孩子是在医院生的,双胞胎是在家里的卫生间生的,是老婆子和老头子接生的,真的是难以想象,在这样的家庭娃怎么放心成长。”

驻马店“少女为父子生三孩”案终审宣判,主犯判15年,受害人想要抚养权:当地人都知道这事,娃长大后咋做人

3个小孩的生活条件不太好

赵良善也说,下一步工作将就孩子抚养权的归属、抚养费的承担及受害人后续产生的赔偿费用,代理受害人向驿城区法院另行提起诉讼。将就漏诉的郑某敏虐待、非法拘禁行为以及追究郑某牛的刑事责任等,继续向公安机关提起控告、申诉。

谈到目前的情况,小沫的母亲说,她和小沫租住在一间约4平方米的房子里,外面做饭,小沫也申请了低保,但生活上很拮据,相关部门一直说给自己申请公租房,资料都交了房子还没有申请到,自己一天在外面打零工过日,但是打工也不能全身心去干,因为小沫患有精神分裂症,把娃一个人放在家里也不放心,带上也不方便,有时候几天不吃饭,有时候一次吃很多后又睡上好几天,有时候又无缘无故跑出去,还好多数情况是沿着门口的一条路一直往前走,走累了就坐在地上休息,因此也相对容易找到,即便如此也不安全。治疗精神分裂症需要高额费用,自己根本没有能力承受医疗费,所以未住院,靠服药保守治疗,“小沫往外跑肯定是想孩子了,毕竟是自己的娃,因为吃的药有激素,小沫都胖了十几斤,而且脾气比较大,经常和我吵架,还会动手打我,最后没办法,送到我姐家,让我姐照顾几天,情绪好一点再回来。医生也说了,这种病恢复比较慢,如果娃娃在身边对恢复健康有好处,但是情绪平稳很关键,不能有任何刺激,要不然会造成更大的伤害。”

赵良善律师也说,3个孩子目前在郑某敏家,生活也一般,小沫想见孩子,但见不到。小沫及小沫母亲特别想抚养孩子,但是法院这次未处理。所以,最近,将就孩子的抚养权归属向驿城区法院另行起诉,要求判归小沫及小沫母亲抚养。

华商报记者 王利民 编辑 张红

延伸阅读

频道热点

随机推荐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视点周刊报道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视点周刊报道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 小时内删除。联系电话:18604936267

备案号: 苏ICP备1403106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