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要案  >  正文

一封被遗忘的信:广西少女自揭十年伤疤,性侵老师已被立

今年3月16日,广西南宁市横县居民张春生在收拾屋子时,偶然发现了一个笔记本。

原以为是一个普通笔记本,张春生打开后,本子里掉出一张信纸。信纸上,竟然记录了一件10年前发生在校园里的老师性侵学生秘事。

当事人在信中这样控诉:“一次又一次的侵犯,你不可耻吗?你还配当老师吗?现在我希望你能对这个女孩做出严肃的负责。第一自首,第二赔偿,我不想让下一个女孩子受到你的侵犯。”

张春生以为这是大外甥女陈漫的笔记本,结果发现是小外甥女陈星河的。在姐姐陈漫的追问下,陈星河终于说出了那个藏匿在她心里长达十年的秘密——她就是写信者,性侵她的人,就是其小学数学老师邓志强。

陈漫劝说陈星河报警。3月22日16时,广西横县公安局发布通报称,接当事人报警后该局依法受理,并立案侦查。目前已将涉案嫌疑人邓某传唤到公安机关接受调查,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3月23日,陈漫向上游新闻(报料微信:shangyounews)记者发送了由横县公安局出具的《立案告知书》。该告知书显示:该起强奸案,我局认为有犯罪事实发生,需追究犯罪嫌疑人刑事责任,现立案侦查。

一封被遗忘的信:广西少女自揭十年伤疤,性侵老师已被立案侦查

 

少女在这封夹在笔记本(图下方)的控拆信中写道,“你不可耻吗?你还配当老师吗?”受访者供图

4年噩梦

陈星河的童年,是闭塞压抑的。

刚上小学时,陈星河的父母就离婚了。父亲成立了新的家庭,母亲辗转外地打工,姐姐陈漫上初中。于是,陈星河就跟随外公外婆生活在乡下。

在陈漫眼里,妹妹性格比较安静、内向,不太爱说话。因为就读于不同学校,而且两人相差7岁,所以姐妹俩在成长阶段沟通不太多。

陈星河的同学刘雯告诉上游新闻记者,陈星河小学时是班长,学习成绩很好,人很聪明,所以老师们都很喜欢她。

陈漫说,因为老师们喜欢妹妹,所以经常抱着她玩,妹妹也以为这是老师们宠她的表现。而且小孩子因为没有受过性教育,大家不懂得跟异性要保持距离,就经常坐在老师腿上玩。

这其中,就有数学老师邓志强。

担任陈星河和刘雯的数学老师时,邓志强已50多岁。他高高瘦瘦,上课时戴着眼镜。刘雯说,从邓志强平时表现看,觉得他人还挺好。

而同学们不知情的是,从小学一年级下半学期起,这位“还挺好”的数学老师,就对陈星河进行了第一次侵犯。

陈星河清楚地告诉陈漫,2010年的一堂数学课上,邓志强叫她上教室讲台,抱在腿上,然后趁着讲台上的桌子遮挡,偷偷解开她的裤子,触摸其隐私部位。之后,邓志强叫她回到座位。当时陈星河好奇地跟同桌说“刚才老师摸我”,但被邓志强听到了。他示意陈星河不要说出来,要保密。

之后,邓志强变本加厉地对陈星河进行了第二次侵犯。陈星河回忆,这次邓志强更加公然直接,让她想起来都觉得恶心。

随后将近4年时间里,只要邓志强有课,就多次叫陈星河上讲台,不断重复之前的行为。

今年3月23日下午,陈星河告诉上游新闻记者,邓志强对她最后一次性侵,发生在小学四年级。

那天,陈星河和刘雯去邓志强办公室玩电脑,陈星河不敢一个人去,就约刘雯一起去。趁刘雯沉迷电脑游戏,邓志强把左手伸进陈星河的裤子。

等刘雯上厕所时,陈星河反抗:“我很疼,能不能不要弄了?”郑志强说,“我知道”,但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

陈漫问妹妹,你是否接受过邓志强的物品?陈星河说,邓志强在小学四年级时,曾给过她两部旧手机和几十块钱。陈星河认为,邓志强此举,是不想让她把事情说出去。

一封被遗忘的信:广西少女自揭十年伤疤,性侵老师已被立案侦查

 

3月22日,广西横县公安局《立案告知书》显示:该起强奸案,我局认为有犯罪事实发生,需追究犯罪嫌疑人刑事责任,现立案侦查。受访者供图

如梦初醒

陈星河告诉上游新闻记者,邓志强第一次侵犯她时,自己才7岁。她不懂老师为什么会这么做,她以为老师是喜欢自己。

后来,陈星河才懵懂地知道,邓志强对她实施的,是性行为。她天然感到惧怕,“我不敢反抗老师,我也害怕同学们对我有什么看法。”

有时候,陈星河和同学们一起去办公室找老师,陈星河会下意识躲避邓志强,并且不想上他的数学课。

陈星河记得,读小学三年级时,有一段时间她以为自己怀孕了。因为在她潜意识里,发生性行为就会呕吐、吃不下饭,怀孕并且“有小宝宝了”。她想告诉外婆,但她非常害怕,所以什么都没有说。

后来,陈漫问外婆关于陈星河的情况。外婆告诉陈漫,陈星河在这个阶段很喜欢闹别扭。外婆问陈星河是不是在学校受了委屈,她就坐在家门口角落偷偷抹眼泪,但什么也不说。

小学五年级时,陈星河转到另一所中心小学。五六年级的数学老师,是一位跟邓志强年龄相仿的男老师。陈星河恐惧之前的噩梦会再次发生。万幸的是,一切正常。

直到初一上生理课,陈星河才明白自己搞出了“乌龙”:原来自己没来月经,是不会怀孕的……老师对女生们进行性知识普及时,播放了关于女孩被性侵的新闻。老师对陈星河及其他同学讲,“女孩子要学会保护自己。”

陈星河突然意识到,原来邓志强对她实施的行为,并不是宠她和喜欢她,而是赤裸裸的性侵和犯罪。陈星河说,“我当时内心真的是极度恐慌,脑子一片空白。”

生理课后几天,陈星河和一位女同学聊到之前学的性知识,假装不经意地提了一句,“我的处女膜应该破了吧。”同学极其惊讶,并追问陈星河为什么。陈星河想了想说,“我小时候很调皮,喜欢追逐打闹,有一次碰到一个铁桶,一屁股坐下去,很疼就没了。”

而这是多年来,陈星河唯一一次用隐晦方式,讲述了这段关于性侵的痛苦经历。

遗忘的信

2018年初二上学期,邓志强突然给陈星河发微信,问近况。

陈星河说,他莫名其妙问自己缺不缺钱用,然后给她转了800多元钱。母亲发现并追问钱是哪里来的,她说是数学老师给的。母亲说不能收老师的钱,最后退回了。陈星河说,那时候舅舅就对老师转账原因起疑,但她没有说实话。

不久,陈星河就用第三人称,写下了文章开头那封控诉信。她开头这样写道:“我想对你的做法做一个批判,你曾经对一个无知的、干干净净的女孩子侵犯。你这么做是否想过后果?这个女孩子被玷污了,整天变得不自在,而她又是单亲家庭,她只有妈妈,她不敢告诉妈妈……”

在陈星河看来,那时自己与母亲的关系并不太好。母亲整天都在忙生计,没有时间照顾自己,爱唠叨、烦人,而且两人经常吵架。陈星河设想过,如果将这件事告诉母亲,“她会不会打我啊?”

但陈星河在信中明确表示,希望邓志强自首、赔偿,“我不想让下一个女孩子受到你的侵犯”。写完后,陈星河想把这封信直接交给邓志强,但她又害怕对方会给自己带来再次伤害。于是,她把内容编成短信,发给了邓志强。

结果,所发短信石沉大海。

陈星河告诉上游新闻记者,尽管写信时自己鼓起勇气,但写完了就开始后怕,而且当时没有勇气去报警,她决定永远隐瞒下去。于是,陈星河默默地把信纸夹回笔记本里。

渐渐地,这张信纸就被她遗忘了。直到今年3月16日,舅舅张春生收拾屋子时,偶然发现了夹在笔记本中的这张信纸。

秘密终于被掀开。

得知妹妹被性侵后,陈漫觉得难以置信,脑子一片空白。陈漫心里不停地想,这种曾以为只有在新闻上才看到的事情,突然发生在妹妹身上。她来回想了几天,决定当面问陈星河具体情况。

面对姐姐突如其来的提问,陈星河情绪非常激动。平静下来后,用纸和笔写下了邓志强对之难以言述的性侵经过。陈漫问,你有没有想过伤害自己?陈星河说,有想过,但没有真正地实施。

陈星河对着姐姐泣不成声:“你知道我小学四年是怎么过来的吗?我那个时候还觉得没什么,以为只是老师对我的宠爱而已。但我上了初中,真正开始懂这件事情之后,我才知道当年受到的都是侵犯,我每一天都很害怕。”

跟姐姐坦白的第三天,陈星河给同学刘雯发信息,讲述了发生在多年前的故事。刘雯听后表示,完全没想到邓志强是这样的人,非常震惊。刘雯告诉上游新闻记者,那时候大家都不懂,如果不是陈星河告诉自己,她也不知道曾经发生过这件事。

陈星河的好朋友见她情绪低落,就问她原因。令她意外的是,朋友听完这件事后鼓励她要坚持下去,陈星河庆幸好朋友没有离开自己。

陈漫告诉上游新闻记者,随着近日媒体曝光,妹妹每天都非常煎熬。看到网络上“受害者有罪论”和“一个巴掌拍不响”之关的言论,妹妹就更加沉默了。陈星河还担心自己的照片会被人曝光,“害怕被同学认出来,对我进行校园暴力。”

一封被遗忘的信:广西少女自揭十年伤疤,性侵老师已被立案侦查

 

3月21日,广西横县教育局官方微博回复称,对教师违纪违法现象一向持零容忍态度。图片源于网络

迟来的补救

今年3月21日,陈漫领着陈星河,去当地派出所报案。

陈星河告诉上游新闻记者,她向公安机关提供了人证物证。除了微信转账记录,还有当年沾有邓志强精液的裤子——因为怕人发现,她将裤子偷偷藏了起来。此外,她曾经骗母亲自己弄伤过下体,当年那位给她看病拿药的医生,也愿意做人证……

陈星河说,原本与姐姐不太亲近,但通过这件事,现在关系越来越好了。她觉得姐姐当时追问自己被性侵的情况,也是担心自己受到二次伤害,于是考虑了很久才会如此决定。

陈星河告诉上游新闻记者,她母亲现在已经知道了这件事,非常自责,说没有保护好女儿。母亲也反复追问,为什么当时不把这件事情告诉她?为什么那么懦弱?时至今日,陈星河对此依旧觉得很难开口。但她开始理解母亲的苦衷,生活确实不容易。

陈漫说,当初妹妹与年迈的外公外婆生活,老人家只懂得照顾孩子吃饭,只要孩子还活着,没受到明显伤害就已经很好了,无法敏感地发现孩子细微的变化。

发现信纸后,陈漫和陈星河二人曾联系过邓志强。陈星河还在电话里提起性侵的事,邓志强不仅不道歉,反而挂断电话。陈漫表示,“我们不需要私了、和解或者赔偿,我们只想追究他的刑事责任。”

近日,上游新闻记者多次拨打邓志强的电话,均无人接听。

3月21日,广西横县教育局官方微博回复微博爆料人称,横县纪委监委、县教育局和县公安局已组成联合工作组,到有关乡镇学校开展调查。县教育局表示,对教师违纪违法现象一向持零容忍态度,希望受害女生能进一步提供具体线索材料,以便依法依规调查核实,严厉查处。

3月21日,广西横县教育局发布情况通报称,该县教育局对此高度重视,立即会同县纪检、县公安等部门赴有关乡镇学校开展调查工作,调查结果将及时向社会公布。

3月22日16时,广西横县公安局发布通报称,接当事人报警后,该局依法受理,并立案侦查。目前已将涉案嫌疑人邓某传唤到公安机关接受调查,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3月23日,陈漫向上游新闻记者发来的横县公安局出具的《立案告知书》显示,该起强奸案,我局认为有犯罪事实发生,需追究犯罪嫌疑人刑事责任,现立案侦查。

3月24日,广西横县教育局一位工作人员告诉上游新闻记者,多年来,横县教育局都在加大力气改进师德、师风,加强普及学生防性侵教育等工作,“不料在十年前的一所边远小学却出现了漏网之鱼。”目前,横县检察院已与公安机关沟通,已正式介入此案。如果有最新进展,会及时向社会通报。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视点周刊报道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视点周刊报道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 小时内删除。联系电话:18604936267

备案号: 苏ICP备1403106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