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要案  >  正文

四川男子19年前杀人潜逃,信息被查获时人已去世:开棺验凶

3月16日下午,入土4个多月后,警方打开了四川三台县永明镇男子邓某的棺材,身着防护服的法医取下了生物检材,进行DNA鉴定,以确定他是否是犯罪嫌疑人。

图片

法医提取生物检材

原来,19年前,邓某酒后看电影时,与同村一名男子发生纠纷,遂从家中拿出菜刀将其砍伤致死,然后潜逃在外。多年来,警方一直没有放弃追捕,并于今年年初查获他的相关信息。1月底,警方从邓某所在村获悉,邓某已于2019年11月因病去世,且已安葬。为了证实邓某身份,警方进行开棺验凶。

红星新闻记者获悉,潜逃多年,邓某一直以其弟弟的身份在外打零工,7年前在绵阳认识了一名女子同居生活。3月16日,这名女子的女儿表示,前段时间得知邓某是杀人凶手后,他们一家人都感到后怕,像是做了一个噩梦!

19年前

他用菜刀砍人致死后潜逃

对于19年前发生的这场命案,三台县永明镇某村的邓先生仍对当时的情况记忆犹新。

邓先生介绍,邓某和被害人郭某其实是非常好的朋友,经常一起吃饭喝酒。2001年5月6日晚,村里放电影,那时看电影在农村很受欢迎,也吸引了很多村民,邓某和郭某就是其中之一。

当晚9时左右,郭某蹲在路边,邓某看见后,从背后开玩笑式地吓了一下郭某,结果就是这一吓将郭某惹怒了,两人随即发生纠纷。

“可能喝了酒,两人都很冒火,说要收拾对方,并各自往家里走。”邓先生介绍,他当时一直在现场,邓某的家离事发地不足百米,其随后从家中拿了一把菜刀出来。郭某跑慢了,被邓某砍中了脖子,随后抢救无效死亡。邓某在砍人后潜逃。

根据三台警方信息,邓某1975年出生,因为他在河南有亲戚,警方以为他逃往河南,一直在进行追捕,但那时通讯、网络等均不太发达,有关邓某的信息很少,警方将邓某列为了网上逃犯。同时,警方一直没有放弃追捕。

警方追捕

查获嫌疑人信息,发现其已去世

2020年年初,三台县公安局联同绵阳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成立命案积案攻坚专班,主动克服疫情防疫不便出门办案的不利影响,充分利用大数据,深度研判分析,发现了邓某的相关信息。

“1月底,我们发现相关情况后,立即同村上联系,结果被告知邓某已经于2019年11月去世。”三台县公安局刑侦大队相关负责人告诉红星新闻,随后,他们联系村干部,找到了邓某的坟墓,但墓碑上的名字有一个字不同。

办案民警迅速开展巡线查证工作,经过调查,邓某潜逃后,一直用其弟弟的名字生活,在绵阳打零工。2013年,他认识了一名女子,两人开始同居生活。2019年4月,邓某患食道癌,先在盐亭某医院手术治疗,同年9月又在绵阳某医院治疗。

办案民警介绍,警方随后到医院进行了详细调查,查阅了就诊记录等资料,并通过走访调查、询问辨认等,获得了邓某更详细的身份信息。

开棺验凶

法医提取生物检材做DNA鉴定

虽经调查邓某确已去世,但警方必须以严谨、科学的手段确认所埋之人是犯罪嫌疑人邓某。

3月16日下午,三台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民警、法医来到邓某下葬之处,打开了邓某的棺材,一名身着防护服、戴着防毒面具的法医,提取了邓某的生物检材。

红星新闻记者在现场看到,整个过程,警方都进行了全程摄像,而且邀请了村干部到现场当见证人,并签字确认。在提取生物检材后,恢复了原样。

据介绍,提取的生物检材将做DNA鉴定。如果确认是邓某,这起19年前的持刀杀人命案才会宣布告破。

【讲述】

同居者之女:

“得知他身背命案,一家人都感到后怕”

“我们一家人和他一起生活了好几年,前段时间才从警方处得知他竟然身背命案,我们一家人都感到后怕,感觉做了一场噩梦。”3月16日,邓某同居女子的女儿楚女士回忆起过往仍惊魂未定。

楚女士告诉红星新闻,自己的父亲多年前就已去世,是母亲将她拉扯大。几年前,他们家修房屋,邓某是工程队里面的小工,人很勤快,做工也很好。时间一长,邓某和母亲相恋并居住在一起。

“这么多年来,我们一直不知道他用的姓名是他弟弟的。”楚女士介绍,以前,她们也问过邓某的身份,也让其拿身份证。但邓某说,自己从小比较爱惹事,父母不喜欢他,因此他也不愿意回家,而且以前一个人在外时有一些小偷小摸,所以身份证不方便使用。

现在,楚女士回想起曾和母亲等家人询问邓某的身份时,邓某确实有些遮遮掩掩。她回忆,邓某和母亲一起生活后,表现得非常勤快,在外做工回家后,还会帮母亲翻地等,对她和其他家人也很好。

楚女士介绍,邓某爱抽烟喝酒。2019年年初,邓某身体出现了一些状况,那时,楚女士和母亲就让邓某到医院检查,但邓某称可能是喝酒喝多了,以后少喝就行了。2019年4月,邓某的症状加重,楚女士才要求邓某到医院检查,后被确诊为食道癌。楚女士和母亲商量后,决定为邓某进行治疗,在医院做了手术。出院后,母女俩没再让邓某出去干活了,还给他买了两根钓鱼竿,让他没事去钓鱼。结果邓某在钓鱼时偷偷喝酒,病情复发,后医治无效去世。

“我得知他犯案时喝了酒,想想都很后怕。他在我们家时也经常喝酒,也喝醉过。我们一家得知他身背命案后,都感到后怕,后背都在发凉,感觉像做了一个噩梦。”楚女士心有余悸地说。

延伸阅读

频道热点

随机推荐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视点周刊报道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视点周刊报道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 小时内删除。联系电话:18604936267

备案号: 苏ICP备14031064号